《刑辩之魅》——离奇的欠条,究竟是谁盖的章(四)
2020-10-10 15:01:06   点击:

案情简介
      2010年9月6日,原告杨某某一纸诉状将常州宏盛建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宏盛公司)告上法庭。
      原告杨某某诉称,截至2009年10月止,被告宏盛公司尚欠常州市永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永安公司)工程款1471000元,永安公司已将其对被告宏盛公司享有的债权依法转让给原告,现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宏盛公司支付原告工程款1471000元,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。原告杨某某为支持其诉请,向法院提交两份证据材料:一是宏盛公司向永安公司出具的“欠条”一份;二是永安公司给宏盛公司的“债权转让通知”一份。
     被告宏盛公司辩称,第一,其与永安公司的工程款已结清,由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(2008)常民一初字第75号民事判决书为证;第二,宏盛公司从未给永安公司出具过这份“欠条”,即对原告提交的这份“欠条”的真实性有异议;第三,既然1471000元债权不存在,那份“债权转让通知”对被告宏盛公司不具有任何法律约束力。
      既然宏盛公司否认“欠条”上的公章是其所盖,那么欠条上宏盛公司的公章是谁盖的?最后1471000元究竟会花落谁家?

4.司法鉴定让“欠条”变废纸
      在案件的承办法官的提示下,殷强和吴娜两位代理律师敏锐地意识到:自2007年以来,宏盛公司在常州市基层法院有一些诉讼案件,而法院归档的卷宗里肯定会有宏盛公司盖章的材料,如宏盛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、授权委托书等。当时这些材料上盖的章是用于司法诉讼,肯定不可能去造假,而且最终被收录在法院的归档卷宗后,这起案件中的原告杨某某和被告宏盛公司都无法做手脚,这个比对检材可以真正做到杨某某、宏盛公司、法院三方都认可。

 
\
 
     殷强通过宏盛公司负责人得知,“欠条”上宏盛公司的公章可能是2007年或者2008年形成的,因为那时候他和杨某某的关系非常好,好的程度就如亲兄弟,所以难免杨某某的手经常会碰到宏盛公司的公章。的确,生意场上往往是这样,关系好的时候不分你我,关系闹僵了双方就不惜撕破脸皮。殷强和吴娜两位律师分析认为,那段时间双方关系亲密,如果杨某某居心叵测,趁宏盛公司负责人不注意暗中偷偷盖了章,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。而且原告杨某某在之前的债务纠纷案件中就有过伪造“说明”的做法,因此有理由相信这桩案件中欠条的内容、落款和日期很可能是事后补写上去伪造的。

     根据多方分析判断欠条上面公章的形成的可能的日期,殷强和吴娜律师向二审法院提出,可以从基层法院调取2007、2008、2009年3年的归档卷宗中的材料作为比对检材,看欠条上的公章形成日期与哪一时间段的比对检材更接近。之后,二审法院在某一基层法院调取了宏盛公司在2007年9月6日、2008年11月26日、2009年8月3日授权委托书上形成的公章,作为比对的检材。

     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经委托,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作出[2011]文鉴字第89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,认定送检“欠条”上印文物质溶解率与样本印文1物质(即2007年9月6日授权委托书)的溶解率较接近,符合检材印文形成在2009年10月之前的特点。因为对比检材最晚的形成时间是2009年8月3日,也就是说,通过司法鉴定的技术手段,可以认定公章的形成日期肯定在欠条上落款的“2009年10月”之前。

     看到鉴定结论,宏盛公司负责人长长吁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“法律还是公平的”。欠条原本是一审中的“铁证”,可在司法鉴定面前,成了一张“废纸”。原告杨某某聪明反被聪明误,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,还可以从司法归档卷宗中去寻找到他难以辩驳的比对检材。虽然杨某某对司法鉴定的结论有异议,认为其不可能取得宏盛公司的公章进行伪造,欠条是宏盛公司出具给他的,欠条上出现的问题不应该由他来承担。在事实面前,怎能容其狡辩呢?司法鉴定让他的阴谋诡计瞬间化为泡影。

上一篇:省司法厅副厅长张武林一行莅临常强所调研律师党建工作
下一篇:《刑辩之魅》——离奇的欠条,究竟是谁盖的章(四)